<rp id="pmug4"></rp>

      <tbody id="pmug4"></tbody>

      郵箱登陸 英文版
      首頁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產業與服務 黨建與文化 信息公開 社會責任 招聘信息 網站群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集團要聞 > 正文

      共和國航天往事丨大閱兵:從“小米加步槍”到大國重器

      發布時間:2019-09-26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

      新中國成立70 年來,中國人民解放軍與共和國一起成長,風雨同行。70 年來,人民解放軍裝備從小米加步槍的“ 萬國造”,發展到能自主研制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武器。

      如今,當我們回首共和國歷史上的14次天安門國慶大閱兵,每一個瞬間都堪稱記憶經典。歷次大閱兵在展示人民解放軍威武之師、勝利之師風采的同時,也見證了我國武器裝備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由弱到強、從單一型號到系列化發展的歷史變遷。

      導彈首登國慶閱兵舞臺

      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使中國大地迸發出了勃勃生機,萬象更新。1984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的新中國成立35周年慶典,使人們在間隔25年后再一次看到了震撼人心的閱兵式。這也是共和國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第十二次大閱兵。受閱部隊和這個國家一樣,都處在巨大的變革中。

      1984年國慶大閱兵上展示的東風系列彈道導彈

      1981年12月,中共中央決定在1984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35 周年之際,組織自1959年后的又一次天安門國慶大閱兵,以集中反映我國國防建設取得的成就,鼓舞全國人民的愛國熱情。

      1984年國家大閱兵上展示的巨浪一號潛射彈道導彈(前)和海鷹二號反艦導彈(后)

      那一年的受閱部隊是新中國成立后規模最大、裝備最好的一次,我國自行研制的28種武器裝備集體亮相,其中有19種是新裝備,導彈方隊更是第一次公開進入國慶受閱大軍序列。

      據東風五號戰略導彈地面總體設計人員汪向毅回憶,1984年我國自行研制的東風系列彈道導彈和其他一些戰術導彈的首次集體亮相,一方面是為了檢閱新中國成立后的建設成就,特別是人民解放軍現代化建設取得的成果;另一方面是為了壯我國的軍威和國威。

      那次閱兵式上展示的巨浪一號潛射彈道導彈、海鷹二號岸基反艦導彈、鷹擊八號艦載反艦導彈、紅旗二號防空導彈和東風系列彈道導彈得到全球矚目。

      震撼的大閱兵引起了世界各大媒體的關注。日本媒體發表文章稱,天安門前第一次出現的新型導彈表明,中國軍隊向現代化邁出了一大步。法國媒體刊文稱,中國軍隊的盛大閱兵,大震了中國的國威和軍威,東風五號戰略導彈的亮相,更是向世界宣告了中國已經具備遠程戰略核打擊能力。

      當年閱兵式上首次展示的鷹擊八號導彈由于性能先進,后來還首次出口到東南亞某國。這種導彈可以裝備在各種軍艦上發射,曾被外國人稱之為“中國的飛魚導彈”。

      中國航天科工三院原外貿總公司總經理、研究員徐梓茂回憶稱,上世紀后期,鷹擊八號導彈出口到東南亞某國后,按照合同規定,需對這種導彈系統進行一次考核性靶試。當時,三院派出了以姚紹福院長為首的技術代表團,協助買方進行靶試。靶試前,買賣雙方技術人員對鷹擊八號導彈的火控系統設備進行了認真檢查,一切順利、一切正常。

      靶試那天,買方技術人員自己操作,中方技術人員協助,發射的1枚鷹擊八號導彈準確命中預定目標。靶試取得圓滿成功!買方領導盛贊了該導彈的優異性能。

      該國的新聞媒體還對那次靶試進行了詳細報道,并在報紙頭版刊登了鷹擊八號導彈發射的大幅照片,引起了東南亞和世界各國的關注。

      自力更生補齊短板

      在20世紀中國的時代記憶中,1999年國慶50周年大閱兵是尤為精彩的一幕。那年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盛大閱兵式被人們親切地稱為“世紀大閱兵”。在那次閱兵式上首次亮相的紅旗七號近程防空導彈系統,填補了我國沒有近程防空導彈的歷史。

      1999年國慶大閱兵上展示的國產紅旗七號防空導彈方隊

      上世紀80年代初,一個艱巨而緊迫的任務交給了現在的中國航天科工二院——研制紅旗七號近程防空導彈系統。該型號總設計師鐘山院士回憶:“當時世界上很多軍事大國都在研制低空、超低空的導彈,我國加快這種防空導彈研制迫在眉睫。”

      該導彈是一種比較復雜的武器,全系統的電子元器件數量多達數萬件。為實現國產化,鐘山帶領團隊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難關,歷經了荒漠中動輒幾個月的靶場試驗,一干就是8年。

      每次試驗對鐘山和他的團隊來說都是一次很大考驗。他回憶,紅旗七號導彈在一次試驗中要進行雙目標攔截,但一號靶機到達預定空域后,二號靶機卻沒有出現。在一號靶機的燃料即將耗盡時,二號靶機才進入空域。隨著兩枚導彈相繼發射升空,兩架靶機幾乎同時被擊落,該情景讓鐘山至今難忘。

      如果說紅旗七號導彈的亮相補齊了我國沒有近程防空導彈的歷史,2009年國慶60周年大閱兵上,多架轟炸機攜帶的空地導彈低空飛過天安門廣場上空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檢閱,則結束了人民解放軍沒有空地導彈的歷史。

      2009年國慶大閱兵上展示的紅旗九號防空導彈系統

      如今,該型號總設計師、現年75歲的楊寶奎回憶起那次在天安門廣場觀禮臺上看到的這一幕,心中感到無比自豪。

      楊寶奎談起該導彈的研制歷程時,說得最多的是“艱苦奮斗、大力協同、無私奉獻、嚴謹務實、勇于攀登”這20個字。

      按照項目要求,這種導彈必須飛得遠、打得準、打得狠,不但要白天能作戰,夜間也能作戰。當時,由于軍事技術先進的國家不可能將這項技術轉讓給中國,擺在科研人員面前的道路只有一條,那就是自行研制。

      當年,楊寶奎帶領試驗團隊為攻克該型號的地面目標識別與截獲技術難題,在戈壁灘上連續工作了10 個月以上,經歷了那里的四季。楊寶奎說,夏天要在地表溫度達到五六十攝氏度的環境中工作六七個小時,冬天要在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室外工作,試驗團隊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2003年夏天,該型號在試驗中由于某系統出現故障,歸零工作只能夜以繼日地進行。楊寶奎帶領的團隊經過100多天的歸零工作,編寫了超過10萬字的歸零報告,落實了19項改進措施,才為該型號順利完成定型鋪平了道路。

      “這100多天里,我變得又黑又瘦,體重下降了10 斤。但我心里很高興,因為我們真正體會到了什么是堅持的力量。十年磨一劍終有回報,我為我們的試驗團隊感到驕傲!我為我們國防的強大感到自豪。”楊寶奎說。

      正是有了中國航天人的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才有了如今我們所熟知的“東風”勁吹、“巨浪”滔天、“紅旗”招展、“鷹擊”長空、“長劍”嘯天。

      1984年國家大閱兵上展示的巨浪一號潛射彈道導彈(前)和海鷹二號反艦導彈(后)

      邁向系列化、通用化

      我國導彈自1984年首次亮相國慶35周年大閱兵以來,相關型號開始以此為基礎向系列化和通用化邁進。

      上世紀80年代,我國在有了鷹擊八號艦載反艦導彈后,發展多平臺發射和改進型導彈開始提上日程。

      在各類反艦導彈中,潛射反艦導彈是研制難度最大的一種,不僅要有必要的空中飛行與制導技術,而且還要攻克復雜的水下發射技術。中國航天科工三院三部原型號總體主任設計師劉健同回憶,1980年后他在參加我國第一代艦載反艦導彈和空艦導彈固體發動機研制的同時,開始了我國第一種潛艦導彈的論證預研。

      劉健同說,該型號經過20余年的艱苦歷程,先后研制了幾十枚試驗彈,從陸地上到水下經過了20 多次的靶場試驗。其中有一年3次進場,長達半年時間出差在外,回來還要加班寫分析報告、開總結會,以及忙下一批試驗彈,這種日子十分艱苦。

      2000年,潛艦型號最終以優異成果順利通過設計定型鑒定試驗。在設計定型審查會上,劉健同用“漫言潛艦任務重,猶有精英報飛航。難關道道瀝心血,一代辛苦不尋常”表達了自主研制成功的潛艦導彈來之不易。

      該型號成為世界上繼美國“魚叉”和法國“飛魚”后,又一種潛射反艦的殺手锏。在中俄“ 和平使命-2005”聯合軍事演習中,我國潛艇發射的潛射反艦導彈準確命中目標。

      此后,在國慶60周年閱兵式上接受檢閱的東風-15B、東風-10A 等,以及在2015年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閱兵上展出的東風-5B、紅旗九號系列等,都成為我國武器裝備由過去的單一型號向系列化、通用化發展的有力見證。

       

      1999年國慶大閱兵上參加檢閱的反艦導彈

      步入世界先進水平

      人民解放軍從“小米加步槍”到戰略導彈,從機械化、半機械化到向信息化發展的深刻變革,濃縮了人民解放軍現代化發展進程。

      從1949年開國大典閱兵式上受閱裝備的“萬國造”到1959年受閱武器基本實現國產化,從1984年受閱武器全部自行研制到1999年新裝備占90%以上,從2009年受閱裝備大多接近世界先進水平到2015年受閱武器基本達到世界一流水平……歷次大閱兵的變遷,不僅反映我國武器裝備的變遷,更是我國經濟、科技在軍事領域的新發展和我國國防建設取得新成果的見證。

      汪向毅回憶說,從1949年到1959年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11 次國慶大閱兵,其受閱武器都是坦克、裝甲車、大炮和火箭炮之類的武器。而自1984年我國導彈首次亮相閱兵式以來,我國擁有的各種武器裝備已經接近或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顯著增強了我國的國防實力。

      回顧人民解放軍武器裝備的發展,如果將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算作我國武器發展的第一個黃金期,進入新世紀后可以算作是進入了第二個黃金期。

      第一個黃金期人民解放軍武器的快速發展還是以仿制蘇聯等國家的武器居多,第二個黃金期的發展特點則主要以自主研制為主,對外購買少量武器為輔,發展步伐即將趕上世界先進水平。

      楊寶奎表示,錢學森是我們必須要感謝的人,他是中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沒有他打下的基礎,我國就不會有如今這么強大的國防力量。

      “我從20歲第一次參加國慶節閱兵,到65歲在天安門廣場觀禮臺上看到各種武器裝備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無不感受到人民解放軍裝備的壯大。不管是武器裝備的先進性,還是信息化程度都得到了很大提高。”楊寶奎說。

      2009年國慶大閱兵上展示的長劍-10陸基巡航導彈

      70年來,人民解放軍的武器裝備實現了從引進、消化、吸收到自行研制、自主創新,從常規武器到尖端武器發展的歷史性跨越,武器裝備體系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發展的重大轉變。

      如今,中國航天人研制的導彈裝備,已經遍布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等各軍種。洲際、地地、艦空、地空等多種戰略戰術導彈先后裝備部隊,充分展示了我國的國防實力和人民解放軍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的能力。

      “回顧歷屆大閱兵,我國研制的武器裝備走出了一條非常成功的道路。這些武器的變遷,是我們國家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由弱到強、從單一型號到系列化發展的過程。我國今天所擁有的武器裝備,足以抵御任何侵略者,只要敢來犯,我們必勝。”楊寶奎說。(文/唐明軍)

       

      【打印】   【關閉】

         
      友情鏈接:
        監督舉報

      Copyright?2018版權所有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京ICP備0506735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02100081號

      網站運維: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新聞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阜成路甲8號航天科工大廈 郵編:100048

      陈子豪的直播间